饭团葵

可以不吃药,不能不吃饭;
只谈风月,笑看风云;
不混圈,不凑热闹;
我是你葵阿姨。

【银英】[海鹫群像]非诚来扰

[全员存活战后背景,来自帝国的群口相声]

文章从头到尾埋藏数个彩蛋欢迎寻找

 

[0]

不知是新帝国历第多少年,和平的日子难免让习惯了战场的诸位提督感到寂寥,小小的风吹草动就能撩拨起他们内心的蠢蠢欲动。在这样看似风平浪静的日子里,皇帝莱因哈特陛下的一纸诏书适时地在海鹫军官俱乐部掀起一阵波澜。

首当其冲拥护圣喻的是国务尚书渥夫根·米达麦亚,他所表露出的热情甚至超过了被诏的当事人。有疾风之狼之称的名将并非少言寡语之人,但连同他多年好友罗严塔尔在内的众提督都从未见过他如此热情的一面。自诏书宣读后,米达麦亚元帅就开始为当事人出谋划策、排兵布阵、现身说法、畅想未来。以至于连罗严塔尔都在心里嘀咕,是不是自己多年的冷淡态度让好友的热情无处释放,才造成今日的过度反应。

素来在军中低调行事的艾伯特·冯·法伦海特元帅是第二个在诏书宣读后表现反常的提督。米达麦亚是过于热情,法伦海特则表现出与以往的冷静截然相反的关心态度。先是对诏书的内容仔细询问一番,之后更是对米达麦亚元帅的提议连连附和。众人皆知法伦海特提督从不在军中拉帮结派,对每一位提督都彬彬有礼,从未听他对哪一位提督公开发表过个人意见。他的反常让原本置身事外安心看热闹的罗严塔尔都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第三个让众人意想不到的展开是,因任职军务省,平日和众人私交甚少的安东尼·菲尔纳少将也逗留在海鹫迟迟不肯离去,和诸位提督、副官们热情讨论起来。当缪拉提督好奇地问他为何如此关心时,菲尔纳居然老实承认是军务尚书奥贝斯坦委婉授意!这一次,罗严塔尔终于坐不住了,“嚯”地站起来快步走进人群,也不发表任何意见,就是背着手冷冷盯住菲尔纳,异色双瞳中射出灼人的光芒。

骚动达到峰值,当事人的爆发让在场众人瞬间噤声。

“皇帝陛下命我去相亲,你们为何比我还激动!!!!!!!!!!!!”

粗重的喘息让橘色头发的猛将看起来像一只怒目圆睁的大老虎,他的脸气鼓鼓,在众人的议论之下涨得通红。

“下官已决心此生向皇帝陛下尽忠,哪有时间儿女情长!我这就进宫向陛下表明心意,请陛下收回成命!!”

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的毕典菲尔特提督被众副官集体抱住,拦在海鹫内不让他去皇宫暴走。哪知米达麦亚元帅却毫无顾忌的在旁继续煽风点火,无论拜耶尔蓝如何使眼色也无济于事。

“毕典菲尔特提督,这是皇帝陛下对你的特别关照!毕竟现在自由恋爱,皇帝陛下不好直接给你赐婚。但你也老大不小,是该成家立业了。世上一定会有合适你的好女人,不是只有背叛这一种!海鹫里这么多位提督,何必要学罗严塔尔呢!”

米达麦亚句句提及好友,意图明显。被当成反面教材的罗严塔尔不好发作,只能憋着气喝闷酒。

“米达麦亚元帅说的是,成家才是升迁之道。皇帝是看中提督您,才命您去相亲的。”

“法伦哈特提督既然如此明白,为何仍要孤身一人呢?”

无处撒气的金银妖瞳赶紧开枪,把矛头指向一旁添油加醋的同僚。

“下官家道中落,又是旧贵族军出身,如今承蒙圣恩得以有一份薪金过活,可不敢再拖人下水。”

“你是生怕相亲的命令也落到你头上,才如此积极吧!!!!”

毕典菲尔特的怒吼让法伦海特连连否认:“我不是,我没有,元帅您误会了。”

“军务省的干冰呢?平时可不见他对同僚这么关心,人不在还派手下来探听!?”

吃了米达麦亚素质攻击的罗严塔尔见扫射成功一个,接连开枪,这一次矛头对准菲尔纳。

“统帅本部长多虑了,婚丧嫁娶本就是军务省的内职之一,对同僚的关心我家尚书也从未怠慢,只是……”菲尔纳斟酌了一下,把后半句生生咽回去。平日他伶牙俐齿,脑子转得快,不过面对罗严塔尔,还是少说为妙。尤其对方现在……明显有点上头,要拿他开刀的意思。

“让那个浑身毒气的家伙不要躲在军务省的办公室!有什么直接冲我来!!!”

眼见着转移攻击格外成功,罗严塔尔心情大好,倒上一杯红酒递到暴走的毕典菲尔特面前:

“毕典菲尔特卿的相亲对象,就由我来介绍吧!”

话音刚落,诸位元帅也加入到众副官的“围剿野猪”行动之中。

“毕典菲尔特!你想想!皇帝只是命你去相亲!又没有命你和奥贝斯坦元帅共同生活!”

最后是宝藏男人缪拉拯救了濒临崩溃的海鹫军官俱乐部。

 

[1]从这段起就可以直说文名了——毕典菲尔特相亲记

费沙迎来了新帝国历不知道第多少年的第一场雪,毕典菲尔特提督迎来了人生第一次相亲。地点是罗严塔尔元帅提前预约的,相亲对象是罗严塔尔元帅热情介绍的,礼物是罗严塔尔元帅精心挑选的,连衣服都是罗严塔尔元帅找专人订制的。

这一切还要归功于皇帝陛下的英明。原本毕典菲尔特计划找几个借口复命便是,哪知第二天皇帝就连下两道口谕命众提督协助他相亲并及时禀报。如今小心思被看穿,他只得捧着玫瑰花在下班后硬着头皮去和陌生女人吃饭。

“这是皇帝陛下对你的关心,开心一点。”

“你没看到我在笑吗!”

“明明眼睛里都是杀意。”

“我和那些奶油小姐无话可说!”

“无话可说你就要把我也叫上吗?”

当怒气冲冲的橘发猛男和砂色头发的优雅男子双双步入高级餐厅时,这诡异的气氛令服务员们纷纷退避三尺。

“这位奥莉薇亚小姐是费沙最大的葡萄酒商的千金,她的闺蜜曾是罗严塔尔元帅的向好。据说奥莉薇亚小姐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结婚对象,家里人很着急她才不得不出来相亲。总之你们都是被迫莱相亲的,可以通过这个共同点展开话题,不要………………”

“不要什么?缪拉?你怎么了?”

毕典菲尔特从未见过同僚露出如此表情,他们曾是驰骋战场的勇士,面对危险和死亡无所畏惧。而现在,这个坚毅的男人身体僵直,砂色的眼眸中带着深不见底的痴迷,羞涩和紧张让他瞬间回到了军校时期的下级生模样。

顺着同僚的目光看去,坐在窗前沙发上的红发女子让毕典菲尔特只觉心跳突然漏掉一拍。他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只一颦一笑便让餐厅里的其他客人黯然失色。尤其那双绿色的眼睛,像翡翠宝石般散发出迷人的光芒。对方看到他们二人到来也未显拘谨,优雅得体的举止和风趣大方的谈吐很快化解了初见面的尴尬。原本不善与异性交流的两位提督也渐渐被奥莉薇亚小姐的热情所感染,三人相谈甚欢,气氛融洽。

“这么优秀的女性居然没有对象!”开局好球的毕典菲尔特受到鼓舞,在第二天便向奥莉薇亚小姐发出再次见面的邀请,谁知却被对方一口回绝。期待着毕典菲尔特好消息的众提督得知这急转直下的消息后面面相觑,一时间海鹫内议论纷纷,无人离去。

那天下班后刚迈进海鹫大门的罗严塔尔,头一次受到同性的热情欢迎。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他转身要走,被早已堵在门口的好友截住去路。

“米达麦亚……你不会以为是我在从中作梗吧!?”异色双瞳的男人眯起眼睛,口气不善。

“毕典菲尔特现在心情很不好,你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面对指控米达麦亚没有承认,但罗严塔尔心知肚明——好友在男女关系这事上宁可错怪他也不会放过他的心里。

“听说奥莉薇亚小姐心仪缪拉提督,两人已经开始交往了。”

罗严塔尔盯着一脸狐疑的好友,说得底气十足,完全不顾一旁毕典菲尔特的哀嚎。

“毕典菲尔特提督莫要伤心,恋爱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既然对方相中他人,不妨向前看,再见见其他女性如何?”

不知何时出现的菲尔纳少将一边好言安抚,一边将手机递到毕典菲尔特的面前,

“我记得阁下曾经夸赞过这位女性,下官和她倒是有些许联系,不如引荐你们认识一下?也许先有好感的对象,更容易修成正果?”

 身处绝望的毕典菲尔特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女性,眼睛里燃起希望。


第二日在宇宙港,瓦列提督向偶遇的梅克林格提督问起昨天海鹫的事。自从孩子出生后他鲜少出没海鹫,平日下班就是回家奶娃。他、米达麦亚、艾奇纳哈三位提督还特意开了个奶爸群,用来交流带娃经验。这几天,心系同僚的米达麦亚元帅都没有在群里分享菲利克斯的吐奶照,令他有些在意。

“米达麦亚元帅也是希望能看到诸位提督觅得佳人,有个好的归宿才会如此上心啊……”

梅克林格提督摸着小胡子,说得头头是道。海鹫里关心这件事的提督不在少数,有娃的是希望单身的同僚也能找到心仪的对象。而单身的,多是怕自己成为下一个毕典菲尔特。他本人看上去淡定无比,其实心里慌得不行。

“哎……确实如此。我们群只有三人,聊来聊去是很寂寞,我也希望能有更多同僚加入我们啊。”

“说起来,艾奇纳哈提督平时在群里说话吗?”

“说,他说的挺多的。不过都是打字,从来不发语音。”

震惊写满梅克林格提督的脸,而爆出这条重大情报的人却神色如常,

“你们不知道吗?据说艾奇纳哈提督认识太太,就是通过宇宙公频聊天室。”

“这……倒很值得毕典菲尔特提督学习一番……”

两人聊着八卦,期待毕典菲尔特元帅早日传来好消息……


——未完,期待——


评论(8)
热度(65)

© 饭团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