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葵

可以不吃药,不能不吃饭;
只谈风月,笑看风云;
不混圈,不凑热闹;
我是你葵阿姨。

【银英】[先罗]非正式约会

顺手搞事,不要当真

全员存活+巴拉特星域自治背景

 

这并不是罗严塔尔初次到访海尼森,但与以往不同,这一次他没有海尼森新总督的头衔。穿梭机外是熟悉的风景,可却完全无法令人感到激动抑或兴奋。新银河帝国元帅——这样的身份让这片土地变得无比陌生。

临行前,罗严塔尔对这次的出访并未有太多顾虑。直到他走下穿梭机,看到停在面前的陆战用装甲车时,异色的双瞳中散发出警惕的光芒。

无论如何他也想象不到,同盟新政府会是这种待客之道。

装甲车的顶盖被“嘭”地打开,从车舱内跳出来的男人,让他明白了海鹫军官俱乐部所发生的一切。

 

一周前的海鹫军官俱乐部,罗严塔尔是最后一个得知自己是这次出访人选的。当军务尚书奥贝斯坦用冰冷而无机制的声音向当事人传达圣喻时,一向热闹的海鹫俱乐部鸦雀无声,在场的提督们都悄悄观察着异色双瞳的男子。

晃晃手中的红酒杯,压抑许久的不满情绪向毫无意外地释放出来:

“缪拉提督先前曾代表陛下拜访过杨舰队,作为这次友好共处会谈的代表人岂不是更合适?”

看似漫不经心地发问,口气中却满是敌意。——作为皇帝陛下的代理人出访海尼森这没什么,但为何是由你奥贝斯坦来传达旨意?

环视四周,无人作声,罗严塔尔却明显感觉到众人的沉默是对这道命令的支持。意料之中,没有期待的回应;奥贝斯坦离去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而后是酒杯重重地落在桌上。伴随着窃窃私语,室内窒息的气氛逐渐好转。众提督围上来象征性地安慰着被选中的男人,但听起来怎么都像是在替干冰辩解。

 “罗严塔尔阁下官高一级,作为皇帝陛下的代理人更为合适。”

“我这样的人去,可没什么好事!”

“我们其他人作代理人,只会更为失礼。”

众人的说辞,罗严塔尔不为所动。他眯起眼睛,看向一旁假装看风景的好友:

“最佳人选不应该是米达麦亚元帅吗??”

“……罗严塔尔,我接下来请了两个星期的年假带艾芳回老家省亲………………”

捂住脸,罗严塔尔的内心是深深的无力感。

 

海尼森的风带着潮湿,这并不陌生,却无法让当事人产生好感。可能是对工作安排心生不满,也可能只是单纯地对传达圣喻之人的抵触。这样复杂而私人的情绪,让罗严塔尔原本俊美的脸又多添了几分冷傲。

新银河帝国统帅本部长罗严塔尔元帅面带冷漠,和来人的满面春风形成鲜明对比。

 “在下巴拉特自治领陆战队队长华尔特·冯·先寇布,是这一次罗严塔尔元帅来访的接待负责人。”

华尔特·冯·先寇布,原帝国贵族,流亡至同盟超过人生半数时间。其流利的帝国语加之贵族身份的中间名,让其顺理成章地成为这次会谈的新同盟政府代理人。

“这一次和平友好会谈虽然是非正式会面,但贵方只派一位陆战队队长前来迎接,未免有些失礼啊。”

语调平稳,一如既往的嘲讽。

 “气味相投的两个人,能更快拉近彼此的距离。——这句话新银河帝国军务尚书阁下没有向您完整的传达吗?我个人倒是对这道人事安排没什么意见。”

先寇布耸耸肩,他的不羁和随意让罗严塔尔感到不适,似一股闷气憋在胸口难以释怀。

这是阴谋!不仅是军务尚书的阴谋!皇帝陛下、其他人,对了还有米达麦亚!都参与其中!老子不干了!老子要叛变!——这段内心OS不要管他,老罗不会叛变的。

总之,带着这样复杂情绪的罗严塔尔爬上了先寇布的装甲车。

 

全程零交流的一路,但双方仍下意识地观察彼此。

先寇布的穿着很符合这次非正式会谈的主题,修身衬衫&长裤,简单而不失礼节。衬衫最上解开两颗纽扣露出专属于前线战斗人员的两块人名牌。他撩撩前额的碎发,试图专注于开车。虽然这次会面是出于工作原因,但带非同事关系的同性出来兜风……也是人生中头一遭了。因此他谨慎地选择轻型陆战用装甲车作为接待专车,以试图缓解无可避免的尴尬,但效果似乎并不太好。——太过硬核的直男品味 说不定起到了反作用。

轻型陆战用装甲车的特点在于其小巧灵活的构造,在快速进攻时能创造更多机会,设计上更突出速度上的优势,而非火力压制。这样的特性导致轻型陆战用装甲车的内部空间并不宽敞,也相对不那么舒适。——这段假装专业考据的废话,无视就好。

总之,这狭小的空间令人感到拘谨,以至于坐在副驾驶的人频繁地调整着坐姿。

此次前来罗严塔尔也未着军服,思考过后选择了质地上成的贵族衬衫和缎面长裤。若是身材稍有缺陷的人穿上这套衣服只会相形见绌,而对罗严塔尔来说则完美的突出他修长的双腿和紧致的身材。

出于军人的敏锐,他准确地从先寇布身上接收到危险的信号。但与以往不同的是,来自于军务尚书奥贝斯坦的危险是源于“未知”;而对面这个人的危险,罗严塔尔很清楚,是因为他们彼此散发着共同的气息。

越熟悉,就越难亲近。

装甲车在路口处停下,亮起的红灯将沉默放大,连对时间的感知也出现扭曲。

细长的手指无意识地敲击着膝盖,即便是人称帝国双璧,以沉着冷静著称的罗严塔尔,此时也暴露出些许烦躁。

“阁下……中意什么类型的女性?”

率先打破局面的是先寇布,这可能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为同男人展开话题而绞尽脑汁。

红灯变绿,装甲车再次启动。没有回应,先寇布对这个失败的开头怀有庆幸。如果就此二人展开热烈讨论并关系火速拉近,恐怕今后有关陆地最强男人之传说会增添几分同性之间的暧昧色彩吧。这可不是采花无数的陆战队队长所期待的。

“没什么特别的喜好。”

装甲车在平坦的地面上突兀的打个弯,而后回归原先的平稳。

“从来都是女人主动找上我。”

说完这句话,罗严塔尔闭上眼睛。

短暂的对话结束,但彼此间的紧张感似乎缓和不少。

 

装甲车在一个环境优雅、僻静的地段停下,先寇布率先打开顶盖跳出去。出于本能他向车内的贵族男子伸出手,回应他的是异色双眸中射出的冰冷目光。苦笑地撇撇嘴,无论男女,傲慢都是先寇布最不擅长的类型。——世界上还有很多愉快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不要把时间浪费在闹脾气上,这是先寇布的一贯宗旨。

罗严塔尔拒绝对方的好意,干净利落地跳出车舱,身手不逊于任何一位前线战斗人员。

面前的老旧小洋楼令他微微吃惊,以帝国贵族的待客之道来说,第一次会面若是来这种不起眼的地方,可完全无法体现出主人的诚意。

先寇布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客人的不满,抛出一个奇怪的问题:

“阁下养猫吗?”

扬起眉毛,罗严塔尔警惕地摇摇头。

“无论是女人还是猫,无论脾气如何,都有其可爱的一面,阁下不妨进来看看。”

先寇布伸出手,作出绅士的邀请。踌躇片刻,罗严塔尔迈出自己疑惑的一步。

 

我!罗严塔尔!就是叛变!不干了!也不会妥协半步!绝对不会屈服!!!

真香!

从迈进这间小洋楼起,诸如“叛变”“不干了”之类的想法彻底被罗严塔尔抛诸脑后。橘色的猫咪温顺地趴在他脚边,发出惹人怜爱的叫声。扬起的尾巴缠住他裸露的脚踝,柔软的触感新奇而美妙。身体在一瞬间绷直,面对千军万马也面不改色的男人试图调整呼吸,僵直地迈开步伐,假装对这一切不为所动。

两个人并排坐下,一只纯白色的猫咪被举到罗严塔尔眼前:

“这只猫的眼睛,和阁下倒有几分相似。”

先寇布的声音带着侵略性的性感,令人心生愉悦。这样充满十足荷尔蒙的声音曾捕获无数女人的芳心,即便是面对同性,也足够摄人心弦。

回应他的是熟悉地冷哼,随后罗严塔尔不自然地移开视线,异色双瞳中融化的冰冷连本人都未察觉。原本两个大男人撸猫的尴尬场面不知不觉中多了一抹浪漫。

“说起来,我方军务尚书阁下倒是养了一只狗……若是在海鹫养一只猫……唔……”

富有弹性的肉球突然踩上他的唇,随后是细软的毛发扫过下巴。一只灰色短毛猫灵巧地跳上罗严塔尔的肩头,修长的身体绕过他的脖颈,耳后的敏感处被胡须轻扫而过。瘙痒的感觉撩拨着原本沉入心底的欲望,突如其来的亲密接触好似情人之间的调情。

翻动灵巧的耳朵,金色瞳孔的灰猫抬起头,日光下眯成细线的眼睛紧紧注视着罗严塔尔,像是在施与魔咒。抗拒俨然成了变相的顺从,推开的动作是不诚实的妥协。等罗严塔尔缓过神时已躺倒在沙发上,失去了反抗的意志,任由灰猫玩弄着他的头发。

调皮的家伙玩腻了男人的头发,转而捉弄起他领口的丝质领结。细碎的啃咬在锁骨处留下宣告占有的痕迹,疼痛像是初体验的附带品,比起紧张更多是新鲜与刺激。沉溺在这任性的攻势之下,口中溢出的呢喃连罗严塔尔本人也预料不到。

喉咙深处发出沉闷地呜咽声,灰猫满意地趴下,柔软的肚腩贴在身下人的胸口,随着呼吸的起伏变成全新的共鸣。异色双瞳中是满足后的失神,前所未有的愉悦在这一刻达到了顶峰。

夕阳将小洋楼的内室照得暖洋洋,罗严塔尔抱起胸口的灰猫放在腿上,慢悠悠的坐起来。不知躺了多久,也许是睡着了。在梦里,他感觉身体被莫名的安全感所包裹着,再睁开眼时连心情也轻快了许多。

不远处,先寇布歪躺在窗台上,本该是五大三粗的男人此时细心地逗弄着怀里的白猫,手法娴熟。白猫满足地蜷在宽大的臂弯中,眯着眼,时不时粘人的叫上两声。

罗严塔尔起身的响声打破这平静的美好,白猫猛然睁开眼,逃离先寇布的怀抱。

是那只眼睛颜色和我很像的猫啊。

 

新银河帝国和同盟新政府的首次非正式会面在太阳落山时拉下帷幕。回程路上话仍不多的两人,气氛倒是比来时轻松不少。虽说拒绝了先寇布之后喝酒的邀约, 但罗严塔尔送上一瓶410年份的红葡萄酒作为答礼,算是尽了礼数。

回到费沙的统帅本部长受到皇帝陛下热烈的欢迎,同时得到众同僚极高的评价。

“能够同陆地最强之男人,同盟第一采花大盗华尔特·冯·先寇布谈笑风生,并且飒爽而归!不亏是帝国的瑰宝,名花终结者——奥斯卡·冯·罗严塔尔元帅!”

在罗严塔尔的授意下,海鹫军官俱乐部迎来了属于众位提督的第一只猫。银色的字体镌刻在红色的绢布之上——恭喜帝国元帅们有猫了!

提督们在欢呼声中举起酒杯。据菲尔纳称,军务尚书曾一度出现在海鹫,看到众提督热烈撸猫的场面,欲言又止地走掉了。


名为和平的春风吹过费沙和海尼森,愿这样的日子能持续更久。

——完——


==================

撸猫&飙车梗都源于三木和肉村的节目。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性”——这句也是三木问过肉村的。



评论(12)
热度(55)

© 饭团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