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葵

可以不吃药,不能不吃饭;
只谈风月,笑看风云;
不混圈,不凑热闹;
我是你葵阿姨。

【银英】重逢

赶工产物,绝对不捅刀,没有CP,非常短

大概类似于是战后三十题之死后重逢这样的剧情

----------------------------


最后出现在华尔特·冯·先寇布脑海里的不是他想象中葬礼的样子,没有谁哭得稀里哗啦,他钦点的第十四任蔷薇骑士联队队长也没有将威士忌浇在墓碑上。记忆从身体中慢慢抽离时,笑容也未曾消失;生死无惧,这便是第十三任蔷薇骑士联队队长的骄傲。

“三种红色、三种红色、染上我的生与死,是被诅咒的色彩……”

对蔷薇骑士来说,将诅咒吞噬殆尽的生存方式,就是对命运女神最好的嘲弄吧。先寇布轻声哼着,在一片迷雾中游荡。没有方向,也并不急迫。生的时间已足有三十七年,死后的日子还很长,介于生死之间的感觉,可只有现在才能体会。

当他昂着头,干净利落地跨入瓦尔哈拉入口时,舍弃的是生时的牵挂,不曾遗落的是他的不羁与高傲。

等在入口处的领路人来到他面前,为他打开两扇门:

“阁下曾一度失去过自己的祖国,因此可以在银河帝国和自由行星同盟两个入口之间做出选择。”

骁勇善战的男人摸着下巴,对这诡异的选项产生了些许兴趣:

“这两个选择有何不同?”

“决定阁下转世后的国籍。如果选择银河帝国,则可以生在银河帝国。阁下曾经是贵族出身,转世后成为贵族的可能性也会升高。如果选择自由行星同盟,则只能是一般平民。考虑到自由行星同盟的人口近几年并无大幅上涨,可能还需要排队等待转世的安排。”

这如废话般的解释先寇布只听完一半,而后大步走进领路人右手边自由行星同盟的门。

“那么祝阁下好运……”领路人的声音在他身后越来越远。

一道强光过后,眼前的景象和普通公园没有区别。如果这就是死后的世界,未免也太无趣了,至少活着的话可是能遇到更多有趣的人和事——早知如此就再拼一下好了。撇撇嘴,先寇布凭着直觉向花丛深处走去。

在石板路的尽头,他停下脚步。远处的凉亭里坐着几个人,看到先寇布的到来纷纷起身迎接。

为首跑出来的家伙高大的身材挡住光线,逆光下先寇布看不清他的脸,但能从口气中感受到对方激动的心情:

“没想到下一个来的是中将阁下,快进来吧!”

“你这样说可让人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啊……”

先寇布拍拍对方的肩膀,向凉亭走去。

派特里契夫站在石阶上向他挥舞手中的扁帽:

“陆地第一强悍的男人终于也来咯!我们可得好好庆祝一番!”

“我可没听说瓦尔哈拉还有酒和美女!”

先寇布抱怨着走进凉亭,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生与死也没有什么差别。

坐在石凳上的黑发男子想起身,最后只是象征性的挺直身体,摆出他自己也不习惯的架势。

右手放到胸前,先寇布前倾身体:

“提督,下官来晚了。”

一年的时间不算漫长,但万万没想到重逢的日子会这么快。当黑发魔术师在一年前卸下使命的时候,活着的人就要背负更多责任才能前行。至少应该再陪伴那位少年多走一段路,才可以安心来这边报道。现在的情形,就算先寇布表示出这个意思,对方也只会宽慰地说着“辛苦了,剩下的事情就让年轻人去烦恼吧。”

这样想着,他不敢抬头。明知不会被苛责,心里的负担就越沉重。

“中将阁下,不必这么拘谨……”

摆弄起手里的扁帽,为难的表情挂在杨威利脸上,曾骗过千万大军的魔术师果然还是不擅长说谎。意料之中的再会,和过于提早的时间,让他更觉得是自己的“不中用”才导致这样的结果。

——欠下的那句对不起,还是要当面说给他们才行。

把扁帽戴好,杨威利打起精神站起来,还没开口就被先寇布抢先一步:

“下官来此之前已经完成自己的使命,如果指挥官阁下仍要表示歉意的话,那就是属下的失职了。”

[被抢了台词啊……]

刚戴好的扁帽又被拉下来,遮住杨那张略微苦笑的脸。尽管他一直觉得自己被赋予了超出自身能力的头衔,并且承受着随之而来的责任;但气恼过后,他仍对这群关照着他的人心存感激。

“那么……我至少应该……”

“感谢什么的就免了吧,被男人道谢,可不是我的作风。”

先寇布拿过他手中的扁帽顺手扔到凉亭外的草丛中,

“这里应该也不需要这种东西了。”

历史的洪流席卷着生于这个年代的人向未知的方向奔腾,有人被浪拍倒,有人迎风而起。但不管如何,在到达陆地时生存下去,是活着的人的使命,死人可没义务替他们担忧。

习惯了负重前行,也是时候学会放下沉重了。

先寇布低下头,饶有兴趣地看着石桌上的物件,是他没见过的东西:

“这里虽然看起来挺无聊的,但你们似乎找到新的乐趣,不如让我也加入?”

话音刚落,路易·马逊一把将他按在石凳上:

“就等你这句话呢,中将!我们现在三缺一!”

“提督,快给中将介绍下游戏规则吧。”

派特里契夫也乐呵呵的坐回自己的位置,双手在石桌上摊开,熟练地摆弄起来。

没有扁帽可戴,堪比失去本体的杨威利眨眨眼,把蓬乱的黑发抓了又抓,最终坐下来,将无处安放的双手置于石桌上:

“中将,这个游戏需要四个玩家,所以我们一直在等下一个来的人……”

“四个人中只能有一个胜利者吗?”

即使到了瓦尔哈拉,生存规则也仍然残酷,这或许更合适先寇布的风格。

“不,这个游戏叫血战到底,可以有三名胜出者……”

“那可有趣了,希望我不是跑在最后的人。”

先寇布笑起来,也将双手放到石桌上,加入到另外三人之中……


----------------------------

PS,

罗姆斯基医生和布鲁姆哈尔特因为牌技太烂已经自动退出

梅尔卡兹提督还没到

↑以上是强行解释BUG

评论(5)
热度(40)

© 饭团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