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葵

可以不吃药,不能不吃饭;
只谈风月,笑看风云;
不混圈,不凑热闹;
我是你葵阿姨。

不属于英雄的怜悯

怜悯这个词有点过重,又包含了太多一两句无法概括的情绪。但事实上,这个词正好囊括了很多人施加给被怜悯人的过多的情感负担。而施予方自己并不觉得,他们或多或少表现出来的状态也不会让人联想到怜悯这个词,在旁人看来,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意难平。


被怜悯人,这里我们特指 那个男人 好了。

那个男人是骄傲的,到死都在一意孤行。存在于他骨血里的骄傲让他从未向任何人祈求过生或死。他曾有一次屈膝是为了那个他在心底里相信着会救赎自己的挚友。也正因如此的骄傲,他憎恨自己的出生,却不愿人生任人摆布。


那个男人是拥有光芒的,更像是阴郁的光芒。这和其他英雄的光芒不同,这也许让他产生了自我厌恶的错觉。这和他的骄傲冲突,并在他身体里掀起了狂风暴雨。无法和自己和平相处,最终把心中的憎与爱用极端的方式表达出来。

那个男人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告诉所有人,我命由我不由天。他有骄傲,他仍不可避免堕落,这一切是为了向自己证明存活的意义,而非他人。

他就是他,是不一样的烟火。

不需要理解,不需要同情,不需要怜悯,也不需要哀伤。


他一意孤行的路上,留下一块路牌给他最为信赖的挚友。他不会去说,可这是他特有的温柔。也许相识于微时,他会被救赎。但他不会大声宣告,暴露他心中最深处的柔软。珍贵的事物封存完好,这就是他所遇见的一切糟糕中唯一的幸运。


他也会软弱,但不会向不相干的人祈求治愈。他或许期待更丰富的感情,但不需要莫须有的人情。他是孤独的,所以分得清独一份的真挚和泛滥的博爱。

他这一生来去匆匆,带给人的不是温暖阳光,也不会要求什么礼仪友爱。


当他像流星一样消失,留给人的是唏嘘,是感慨,是一千个人心中对他不同的评价。

而这些,他生时未曾记在心上,去时也不会留在身边。

在那并不平凡的人生轨迹上,他留下独有的烙印,无论骄傲或堕落,潇洒或叛逆,都是他作为英雄的特权。


评论(4)
热度(21)

© 饭团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