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葵

可以不吃药,不能不吃饭;
只谈风月,笑看风云;
不混圈,不凑热闹;
我是你葵阿姨。

【银英】[双击坠]我的男朋友是飞行员【波布兰+高尼夫】

[这边也补个档,AO3那边……恩抽空补吧,想翻译成英文再发了,这篇反正也不长。OTZ]

完成于2012.12.20,给高尼夫中校的生日贺文
注:有第一人称原创人物,如不适者慎入。
再注:同时包含BL BG GL内容,欢迎各取所需.


大脑里冒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又有了另一个想法:[我的男朋友之一是飞行员]。一番挣扎后,我还是把这个命题改成了[那个飞行员的女朋友之一是我]似乎更符合现在的状况。是的,我现在的男朋友是[自称宇宙第一俊男]、在军队中数一数二的风流男士——奥利比·波布兰。而我,是一个离军部大楼不远的小酒馆的老板娘。对于奥利比·波布兰花花公子的大名早有耳闻,但我仍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接受了他的爱意。——这样说的话,真是一种奇怪的感情。

“哦,艾丽莎~好奇心能杀死猫,你之所以要和波布兰谈恋爱,无非是想看看他能够同时交往多少个女性且游刃有余吧?”

酒馆的经理梅丽是我的多年好友兼合伙人,对于她的说法我不置可否。

“啊,谈恋爱的理由是因为爱啊。至少从外形、谈吐到个人感觉,波布兰是给我留下一定好感的哦。”

“那床上呢?”

好直接的问题,好像回避或否定的话就是在默认她说法一样。我搂过梅丽的肩,她不过到我肩膀的高度;闻着她头发的香气,总让我不自觉的想捉弄一下。紧贴上她的耳朵,用热气不会轻易散去的距离和速度开口道:

“如果你能回答这个问题的话,那我会认真起来去爱他也不一定呢~”

“嗯……艾丽莎同时保持好几个男友都没问题~认真起来的话可是很期待呢!”

“嘛,现阶段,我可是只有奥利比一个男友的!”

大概是只有好友之间才会有的对话——不会给对方留情面,也不会在谈话中刻意隐瞒什么情报。于是在和奥利比·波布兰交往一个月后,我和梅丽有关这件事的话题便展开到一个有趣的方向:

“啊……奥利比那家伙一定是有其他的女人。”

“哦,肯定的理由是?”

梅丽在擦着杯子,回答我的口气很漫不经心。对于好友的感情问题,她一直处于并不八卦但却看得一针见血的状态。

“那天他发短信过来说’艾丽,很想你,喝着咖啡的时候也会想起你身上的味道。’”

“听起来没什么问题。”

“我回复他说’我是艾丽莎,不是艾丽’。他说这是爱的昵称。”

“那你怎么看呢?”

“是另外一个女友的名字叫艾丽吧。”

“……我不赞同你的说法。”

啊,分歧出现了!我最喜欢的分歧出现了!当梅丽提出不同想法时,那种特殊角度的思维模式总能拯救恋爱中智商为负数的我。她放下杯子,认真的看着我说,

“波布兰来过酒馆几次,我们也和他一起出去喝过几次酒。尽管他会和不同的女性搭讪,和她们聊天,但是他身边固定不换的只有一个人。”

“哦?你的意思是说他身边的那个人一直是我,所以他并没有同时和其他女性交往的企图?”

“不,是那个总在填字谜,几乎不会抬头和我们互动的男人。”

这个话题那天到这里就结束了,原因并不是梅丽的话让我有多生气,而是我花了很长时间来回忆她提到的那个男人,结果我发现竟然一点印象也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是几天后,我想了很久还是禁不住好奇想问她。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进入话题,最后只好单刀直入的去问:

“啊,梅丽我有件事情想问你,你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哪个人?”

这一次梅丽并没有在擦杯子,她在研究鸡尾酒的调配,而且似乎很投入,已经连续几天都在尝试新的鸡尾酒配方。

“啊……那个……奥利比身边那个……”

“伊旺·高尼夫先生吗?”

“哦!是他啊!”

我装作突然想起的样子大叫了一声,然后还是没回忆起那个人是谁。梅丽似乎并没有发现我的反常,她彻底沉浸在鸡尾酒调配的过程中,忘记了周围的存在。我决定不再打扰她,单独去解决奥利比身边其他的女人。可是,可是这真是一个难题,除了那条激起我女性直觉的短信外,奥利比并没有其他的把柄让我抓住。他表现的太好,一个优秀男友该有的素质和自觉他都有,好几次沉浸在这样热恋的感觉中,我差点忘记了自己的计划。不行不行!奥利比能变的更优秀,如果他并没有其他女人的话!

我仍然决定寻求梅丽的意见,因为对调配鸡尾酒的事情她显然进入了瓶颈。上一次奥利比和那位高尼夫先生过来,我们都品尝了她的鸡尾酒。明明得到所有人的一致赞许,她却没有很开心,接连的几天更是烦躁的把先前的配方都推翻还要重做。工作固然重要,但缓解一下也许会有好的转机。——我这样劝服她,叫她在周天休业的早上,陪我一起去军官宿舍外面埋伏。

“我并不想做跟踪狂,也没有兴趣。”

“可是你说的‘波布兰是那种同时交往很多女人也游刃有余的类型’吧,不想见证下吗?”

“嘛……你这么说我倒是有点好奇……”

“一起去吧!如果现在波布兰真的只有我一个女朋友的话……啊……”

陷入自我满足的妄想不可自拔,之后的日子说不定会有更多的快乐……

“我也很想知道他是不是和伊旺·高尼夫先生整天都混在一起。”

妄想被无情的打断,回归现实的路过于沉痛。

我们在军官宿舍外面不太显眼的花园里蹲了没多久就看到奥利比·波布兰从楼里走出来:栗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翠绿色的眼眸中散发着爱的神采,完美的脸型,挺拔的身材……尤其是在旁边拿字谜的男人的衬托下,他那么的明亮,那么的耀眼。——唔,如果奥利比真的有其他女友的话……我想我也不会介意吧~

“喂!你个女人,口水都流到乳沟里了!他们走了,我们要跟上!”

那一刻我觉得我可以放弃这伟大的跟踪任务,继续着美好的恋爱了。其他的女人什么的,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影响嘛,那可是波布兰啊!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大脑里盘旋着这句话被梅丽拉着跑过好多个地方。

 “他们在喝咖啡吃早点!”梅丽举着望远镜直播。

——我收到了这样的短信[清晨的咖啡让我的大脑一醒,然后想到你,艾丽莎,这个晴朗的早晨你有没有想起我?]

“移动了,他们去书店……买填字谜?”梅丽看着书架上的货品,一脸茫然。

——我收到了这样的短信[刚刚从书店出来,那些杂志上的美女们再怎么看也比不上艾丽莎的美貌]

“他们上了出租车……不知道去哪里……不会吧?是高尼夫的家!?”梅丽趴在出租车后座上看着他们下了出租车走进一户人家,说话的声音突然有点扭曲。

——我收到了这样的短信[艾丽莎做的饭菜是什么味道呢?如果有机会的话真想品尝一下]

“他们出来了,波布兰手里还抱着好多水果……啊……高尼夫先生的家人为什么对他这么好……”梅丽的口气里有奇妙的味道,我似乎也有着同样的感觉。

——随后,我收到了这样的短信[多吃水果对皮肤好,艾丽莎爱吃什么水果?]

那天的跟踪行动到这里差不多也结束了,下午我和梅丽打车回到酒馆准备晚上营业。晚饭过后,波布兰和高尼夫两个人准时出现在店里。梅丽似乎恢复了平常的状态,不再为鸡尾酒的事情发疯;她准备出新调配的鸡尾酒,味道很好,我们都喝的很开心。

凌晨打烊后,梅丽擦着桌子,突然叫住我。这是她头一次主动和我说起波布兰的事情,也是最后一次:

“啊,艾丽莎,我觉得你应该和波布兰分手。”

如果这句话她是在一个月前说,我想我会和她绝交吧。但是接下来我说出的话,连我自己也有点吃惊:

“嗯,其实我和你有同样的想法……但是,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是因为你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局外人的缘故吧。”

我一怔,似乎懂了她的话又觉得有点微妙。

但是总之,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回复过奥利比任何短信和电话,他后来也曾来过我的酒馆几次,见我都爱答不理也就不再出现。和这样一个完美的男人只保持了短暂的恋情关系,总让我有些惋惜。

又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我突然想起之前鸡尾酒的事情。当时沉浸在恋爱中的我,根本没有关心好友,也完全没过问过她调配鸡尾酒时遇到的困扰。我有点内疚,便去问梅丽。如往常一样我搂着她的肩膀,让她的头可以靠在我的胸部,这样我能闻到她头发上香香的味道,她也喜欢靠在我软软的胸部上。

“后来怎么就突然不再研究新的鸡尾酒了呢?”

“大概是因为我发现他根本就不需要女人,所以就放弃用鸡尾酒去吸引他的注意力了。”

“哎!?”

——谁!?梅丽在说的是谁!?那个时候她有了喜欢的对象而我什么都没有发现,身为好友太失职了!我的大脑被这种强烈的内疚和悔恨填充,我深深的低下头,此时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她。

“其实他有填字谜和波布兰就好的吧……”

——哎!?关波布兰什么事!?填字谜?她再说那……那个……高……高……?

“啊,所以我说艾丽莎你和波布兰分手真是正确的选择。那个男人啊,其实有没有你也没所谓,他有高尼夫就好了。”

——这句话深深赞同!等,等等?为什么会赞同……?

我想我和梅丽应该不会再提起这两个男人吧,总觉得不被自己喜欢的男人需要是件很悲哀的事情。

[我的男朋友是飞行员]

再次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同时出现了奥利比·波布兰和伊旺·高尼夫的脸——虽然后者的脸并不太清晰。


========以上为纯玛丽苏带入部分,无法带入的旁观者请看后面==========


军官俱乐部,众人都喝的微醺,讨论的话题也开放了很多。

“喂!波布兰,你不是搞上那家小酒馆的女老板吗!那个女人……很不错啊!怎么最近都没见你提起她?不会是被甩了吧?”

“宇宙里还有很多美女等待着我去爱她们,我当然不能在一个人身上停留太久啦!”

“别听他胡说,那天我们去喝酒,女老板竟然用看基佬的眼神死死盯着他,他有了心里阴影就再没去过。”

“在朋友和爱人约会的时候,是哪个不识趣的家伙在一旁破坏气氛的,还要我说吗!?”

“我在一旁填字谜,喝着美味的鸡尾酒,哪里打扰到你了?顺便,朋友,那是谁啊?”


[我的男朋友是飞行员]

——的真实标题是[他的男朋友是飞行员]

—OVER—


评论(1)
热度(15)

© 饭团葵 | Powered by LOFTER